产品介绍

  七旬老村支书请战未果,鼓励儿孙上堤防汛;曾在部队参加抗洪抢险的儿子,指导首次参加防汛的父亲巡堤;翁婿报名参战,再度携手巡堤……汉阳沿江堤段,在此值守的汉阳区江堤街武汉潮江商贸集团有限公司值班人员中,有5对“父子兵”,其中有党员,也有参加过“98抗洪”的防汛老兵。汛情来袭,这群父子携手共奔防汛一线。

  13日,长江日报记者来到他们的“阵地”上,亲眼见证了这5对防汛“父子兵”的战斗。

  老支书请战未果,送儿孙上防汛一线

  50岁的杨新军是汉阳区江堤街潮江社区的党员,他和26岁的儿子杨阳一起,生平第一次上堤值守。他们是被74岁的杨明元送上大堤的。

  杨明元是原潮江村的退休村支书,1998年抗洪时,时任村党支部副书记的杨明元带头上堤防汛。

  7月6日,得知公司和社区在招募防汛人员,杨明元主动请缨要求上堤,但因为身体原因被劝回。

  “一家人吃晚饭时,父亲在餐桌上要求我们报名。”杨新军告诉记者,当年没能和父亲一起上堤一直是他的遗憾。就在父亲开口前,他和儿子杨阳都已经不约而同报了名,“父亲听说我们都报名了,很高兴。因为我们都是第一次上堤,他要求我们要向别人虚心学习。”

  杨新军、杨阳父子俩上堤后,跟着大家学习如何巡堤查险,虽然很辛苦,但都觉得很光荣。“我和父亲终于都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我们上堤后爷爷非常开心。”杨阳说。

  杨新军笑言,每晚值守结束后回家总感觉有点“失落”:每晚回家,爸爸问的都是汛情和值守情况,很少问到自己和儿子累不累。“虽然他不能来大堤值守,但他的心永远在大堤上。”杨新军说,经过短短几天防汛,他深深感受到了这项工作责任重大,“不畏艰险,敢于担当,这也是我们家的传承。”

  子教父巡堤,“90后”防汛老兵给爸当教官

  49岁的肖永东和29岁的肖青是一对亦师亦友的父子,在这次防汛中,父亲肖永东成了儿子的“徒弟”。

  肖永东是一名搅拌车司机,也是一名有9年党龄的共产党员。7月6日,他请假后主动报名参战,第一次上堤值守。

  儿子肖青也是一名党员,现在是公司综合办公室行政人员,虽然是一名“90后”,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防汛老兵。

  肖青2010年入伍,2013年随部队在重庆参加防汛抢险,足足半个月没有和家里联系。“一直和孩子联系不上,我们猜测可能是防汛抢险去了,心里非常担心。”肖永东说。直到防汛抢险结束后,他们才重新恢复了联系。

  7月6日,肖永东主动请假报名参与防汛,生平第一次上堤。“孩子这次肯定是要上堤的,我不想再在后面担心了,我要和儿子在一起战斗”。

  “大堤如战场,阵地上只有战士,没有时间考虑亲情。”作为班组里年龄最小的成员,肖青却成了父亲的“教官”,他给父亲这样的“新手”传授巡查经验和注意事项,“巡查时人员间距多少米,每一步迈多远都严格按照要求来。”虽然身边大多是长辈,肖青却并没有放松要求,在他看来,堤上的所有人都是战友,要求必须严格。  

  特殊“父子”传佳话,翁婿二度联手守堤

  57岁的邓忠收和35岁的肖胜是一对最特殊的“父子兵”,他们是翁婿关系。邓忠收有2个女儿,肖胜是小女婿。这也是翁婿第二次联手守堤。

  邓忠收是一名有35年党龄的共产党员,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参加了多次防汛工作,经验丰富。同为党员的肖胜则是公司的董事。

  2016年汛期,翁婿俩报名参战,联手上堤值守。当时肖胜是首次上堤,经验欠缺,邓忠收手把手地传授经验,带着他巡堤、守堤。

  今年7月6日,翁婿俩又分别报名参战。因为排班原因,两人分别在不同的班组,白班夜班错开,难得碰上。“上堤8天,我们总共只碰见了3次。”邓忠收告诉记者,上堤当天、9日交班时和12日的夜班,寥寥几次碰面的时间两人都记得清清楚楚。“碰面时间很短,我们抓紧一切时间谈论水情,相互提醒巡堤安全,交流工作技巧,没有时间聊家里的事。”肖胜说,人在堤上,大家就是战友了,大家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确保堤防平安。

  父子组队,两对“战友”巡堤专业又敬业

  “12日晚,我和父亲第一次组队巡堤,我们很自豪!”虽然一夜未睡,34岁的汪巍仍然非常兴奋,他是共产党员,目前在一家企业工作。56岁的父亲汪正右是社区居民,曾经参加过“98抗洪”。

  1998年,汪正右在家养鱼,接到命令后毅然上了大堤抢险,因为水情太大,一夜之间60亩鱼塘被淹,“直接损失10多万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