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介绍

  今年4月27日,江苏赛麟汽车前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实名举报公司董事长、CEO兼法定代表人王晓麟,对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及挪用巨额国资提出质疑。

  乔宇东的指控描述了一个“空手套白狼的国际骗局”:王晓麟实际控制的赛麟公司的4个外资企业股东,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骗得赛麟公司股份,并且获得公司控制权。而赛麟公司唯一国有股东南通嘉禾“总计已提供资金66亿元,而王晓麟在没有出资一分钱的情况下,国有资产出资人职责的履行在赛麟公司却因王晓麟的极力阻挠而根本无法开展,王晓麟甚至不允许国有股东南通嘉禾任免江苏赛麟一名高管。”

  双方口水仗不断升级。但王晓麟并不否认的是,赛麟汽车已经花掉了接近60亿元:建汽车工厂花掉30亿元;人员开支、营销费用等花掉14亿左右;剩下的钱用来造车。不过,在王晓麟看来,这些钱远远不够。远在美国的王晓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中,我们是最省钱的,因为我有财务控制经验。没有百亿元投资不叫造车。”

  根据公开数据,如皋市2019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70亿元,而按乔宇东的说法,仅赛麟项目,如皋政府就已经拿出真金白银66亿元。

  造车耗时四年,但在百日之内,赛麟汽车“猝死”。赛麟汽车账户已经被冻结,赛麟汽车位于如皋的两家工厂、上海分公司都被南通中院查封,高管和员工纷纷离职,赛麟轰然倒塌。而身处美国的王晓麟和如皋政府隔空对峙,互相指责导致公司停摆的原因在于对方。

  “我没有任何责任!” 如今远在美国的王晓麟拒绝回国,被人称为“造车界的贾跃亭”。他说,“江苏赛麟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就是对这个事情来追究责任。”

  技术出资“罗生门”

  一张白色A4纸贴在紧闭的玻璃门上,纸上红色的手印密密麻麻,这是一份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赛麟)全体员工致公司股东及管理层的告知书:“公司后续如何运营,员工如何安置,请问江苏赛麟及管理层何时给出正式方案。”

  过去4年,这家位于江苏县级市如皋的明星汽车公司,平均每年花费15亿元造车,最终实现量产的却只有一款被称之为“老头乐”的微型电动车。直到今年,江苏赛麟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实名举报公司董事长王晓麟,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司巨额资金,引爆舆论。

  乔宇东称,王晓麟将成本价50万美元和2000万美元的技术分别作价55亿元和11亿元入股江苏赛麟,导致数十亿元国资流失。其中,50万美元是指从美国赛麟获得的授权,主要涉及豪华车和SUV,而2000万美元的技术则指的是微型电动车知识产权。

  天眼查数据显示,南通嘉禾是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全资控股的公司,持有江苏赛麟33.4%的股份。其余股权归属外资股东,其中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资富控股集团通过如皋萨林混合动力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持股55.5%,每家公司拥有一项SUV的知识产权;注册在美国的威蒙工业集团通过如皋积泰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1%,这家公司拥有微型电动车知识产权。

  乔宇东质疑,技术出资的实际价值远低于评估值。他举例说,微型电动车核心技术是赛麟公司上海研究院全体工程师努力的结晶,“将2018年底才具备量产能力的技术作为2015年12月31日评估基准日就存在的技术并据此出资作价11亿,显然违背基本的诚信原则。”

  对此,王晓麟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我们的知识产权作价,是经过了三家评估公司评估。”乔宇东的公开信发出2天后,4月29日,江苏赛麟唯一国资股东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嘉禾)发表声明,声援王晓麟:赛麟汽车组建所涉技术出资,业经相关专家考察论证及权威人士评价,且业已由独立的、具有资产评估资格的评估机构评估,其出资程序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及赛麟汽车公司章程规定。

  但这份声明并没有妥善解释质疑,反而让“技术出资评估”陷入罗生门。

  乔宇东提供给《中国新闻周刊》的材料显示,资产评估报告由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外资公司委托第三方作出,而不是由出资方如皋政府委托。三家公司分别是上海众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万隆(上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和中环松德(北京)资产评估有限公司。

  此前,王晓麟多次称,美国赛麟的技术包括豪华轿车、SUV和一款微型电动车。但三家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报告正文不到20页,只有4款车型,并没有豪华轿车。其中,名为“积泰·迈迈·MyCar”的微型电动车知识产权估值为11.07亿元,其余三款注明为赛麟品牌SUV的车型知识产权估值分别为18.8亿元、18.

To Top